在移动,YouTube。由于超级明星“skinfluencers”的崛起,TikTok已经成为Z世代的一个重要的美容信息来源。

TikTok的护肤网红大军由皮肤科医生、美容师和护肤爱好者组成,他们已经建立起了虔诚的追随者,有能力成就或毁掉品牌的销售。现在,#护肤品的话题标签在TikTok上已经有109亿次的点击量,而#痤疮、痘痘、痘痘、痘痘、痘痘、痘痘、痘痘等青少年最关心的问题在平台上,现在有2.2。十亿。

夏威夷护肤网红Hyram Yarbro成为了TikTok网红的实际统治者,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积累了500万粉丝。他特别出名的是他的签名二重唱,他在其中评论球迷和其他TikTok明星的护肤程序,并毫不掩饰对某些程序的反对——比如迪克西·达阿梅里奥使用毛孔吸尘器。护肤品牌的TikTok视频评论中,经常会有用户给他打标签,看看产品是否得到了他的认可。人们用#skincarebyhyram这个标签向他提交自己的例行程序,希望得到一段二重唱,现在在TikTok上已经有超过9.3亿的点击量。

“我喜欢我的视频内容丰富,融合了娱乐和信息,”亚布罗说。他在今年3月开始在TikTok上发布视频之前,在YouTube上有大约100万名粉丝。他在TikTok上的粉丝远远超过了在YouTube上拥有288万订阅用户的粉丝,他还会发布TikTok用户护肤程序的视频评论。“TikTok非常短;它很快速。我觉得通过TikTok,我可以展示自己性格中更有趣的一面,也更幽默,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亚布罗的代言对品牌来说意味着巨大的销量:在亚布罗和网红Kaelyn White进行了一场著名的二重奏之后,Peace Out Skincare的毛孔贴的销量在24小时内增长了四倍。CeraVe是Yarbro最喜欢的品牌,在他频繁赞扬该品牌后,CeraVe开始与他正式合作。

“他的真实性让他拥有了非常强大的追随者。他真的是一位护肤专家,会花时间和粉丝们分享护肤知识。”

但并不是所有品牌都能与Yarbro合作,他说他现在每天要处理30-50个品牌的订单。他对与奢侈品牌合作尤其谨慎,并表示反对它们的高价位。

“我的目的和意图只是教育基本的皮肤护理和帮助客户在购买护肤品好一点因为有很多错误和无知积蓄,为了让客户买尽可能多的皮肤护理,“在说。

TikTok护肤网红通常是Z一代或千禧一代,他们为自己建立了粉丝群推荐对他们有效的方法,在批评产品时不要退缩。尼基·罗马诺(Niki Romano)的TikTok账号@winningskin直言不讳地谈到了她认为哪些产品有用,哪些没用,因此赢得了3.5万名粉丝。她在5月10日开始发帖,他说,让粉丝成倍增长的关键是让一个视频走红。她的视频“我愿意和不愿意从好市多买什么”获得了110万的点击量——CeraVe和Boscia表示愿意,露得清表示不愿意。

“一般人,甚至不仅仅是护肤界的人,都相当无情,”TikTok上的罗曼诺说。“人们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人们显然喜欢听你喜欢什么,但他们也想知道你不喜欢什么。”

例如,一位名叫Vi的网红在自己的账号@whatsonvisface上发帖,她用一种尖酸诙谐的语气批评她认为没有必要的产品,从而赢得了近30万粉丝。她对玉滚轮的看法是:“老实说,只有当你嗑嗨了,而且它被冷藏了的时候,它才有趣。否则,这将花费很多时间,我没有耐心。”她还评论了最近宣布要关闭的Clarisonic,她说,“用你的手指就可以了”,并建议皮肤敏感的人不要使用。

TikTok上的护肤网红增长迅速。杨宇森的账号@ yayayayyoung自3月初开通以来已经拥有超过69.8万名粉丝。他说自己之前在Instagram上很活跃,但它“从未真正获得关注”。

“Instagram非常上镜。它非常时髦、精致、别致,但我的不是那样,”他说。他在TikTok上最受欢迎的一段视频中,他把斯拉查戴在脸上当面具开玩笑,说“我完全不推荐给任何人。”

比如,我愿意做一些别人不喜欢的事情。我愿意有意识地在脸上连续一周涂抹维甲酸,每天两次,只是为了看看我的脸会发生什么,”他说。其他受欢迎的帖子包括他对韩国美容的建议,比如他的10步套路描述。

一群护肤专业人士也登录了TikTok,以反驳那些有望成为专家的人分享的一些证据确凿的信息。皮肤科医生达斯汀·波特拉(Dustin Portela)为他的近50万TikTok粉丝制作视频,驳斥关于非医生制作产品的说法。例如,最近的一段视频对一名用户的说法提出了质疑。该用户称,防晒霜“会因为阻挡光线而致癌,因为光线会让我受损的细胞变成癌症,从而自杀”。与此同时,他也小心翼翼地在TikTok个人简介中表示,他的账户“不是医疗建议”。

他还指出,他的建议不应被视为医学,称用户认为他的内容类似于“和最好的朋友一起购物。”

“我不是有执照的美容师或皮肤科医生。我要在视频中区分一下;我不是以美容师或皮肤科医生的身份给出建议。我并不是说我知道的比他们多。”